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首音乐。

随笔写下所思所想,
我只是想记录我的生活和人生历程

TO HS

诛仙 于行 昨夜烟雨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圆圆,你嫁给我吧。”洛面望向身边古树上的女孩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阳光透过树梢撒落在洛图眼里有些晃眼。

“嘻嘻,图哥哥,那可不行,我已经订亲了。”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孩坐在树枝分叉的地方一边看着洛图一边晃着两条腿语气轻快,“等我成人就要嫁给小羽的,你可不能打我主意。”

“那该怎么办,舅舅一直都在催我成亲,说我再不找个妻子到时候好姑娘都被别人家抢走了。”洛图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一脸无奈。“近来更是找了媒人给我说媒,说是让我娶白姑娘。连聘礼都备好了。圆圆若是你也不能帮我,那我真不知该怎么才好了。”

“图哥哥,别这么担心嘛。连若姐姐长得又不丑,小时候也见过,不还说过要订婚的吗,我可是听到的。你就别不高兴了,你瞧。连若姐姐家的门槛都快被踩塌了,你能娶她,有多少人嫉妒啊。”

“小丫头,如果真有你说得这么好就好了。我不喜欢她啊,就算是娶了她也不过是摆个样子罢了,能有什么意思,无言相对罢了。”洛图摇了摇头合上手中没有翻过半页的书叹了口气。“但是舅舅很钟意这门亲事,恐怕我也只能听他的。”

“那怎么办,你不想娶连若姐姐。可聘礼已经订下了啊。”林枳圆摸了摸札得整整齐齐的包子头邹起了眉毛,“难不成你去退亲?那样的话洛叔叔一定会骂死你的。”

“别想这么多,还没定下来呢,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离家出走吧。还是等有了结果再说吧。”洛图站起身拍了怕身上长袍上沾上的泥土抬起头看着林枳圆。“圆圆快下来,今天你爹可是要回来的。”

还没等洛图伸出双手准备接住林枳圆,她就从树上跳了下来,中途在树干上借了一次力就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啊呀,我怎么忘了,娘亲还让我早点回去呢!”拍了拍头就准备往前跑,刚跑了两步就又倒回来拉过洛图带着他一起跑。“图哥哥我们一起回去,晚饭娘亲说让你去我家吃。走吧在等会娘亲就要着急了。”

林枳圆急匆匆的拉了洛图往村中跑去,隐隐约约听见洛图传来无奈的声音。

村中房屋不多,四十几家村民散落在这片不大的地方。此时已近黄昏,家家户户的炊烟都升起了,在夕阳的余晖下缓缓上升然后消散在天空。

“圆圆,这是怎么了?袁姨哭得这么伤心,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洛图小声地问旁边同样慌了神的林枳圆希望她能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娘亲哭得这么伤心,一定是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担心的看了一眼,林枳圆拉着洛图轻轻地退出房间关上了门,“我们还是别问了,让娘亲自己一个人呆一会吧。”

两人在院中的木凳子上坐下暂时不去想烦心的事只是静静地坐在院中看着每家每户飘起的炊烟。

半晌洛图转过头看着旁边一脸担心的女孩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她梳好的头发低声安慰:“圆圆别担心,袁姨不会有什么事跑。大概是今日收到了林伯伯的信太开心了。”

“才不会,我爹才不会来信,我出生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回来过,也一点都不在乎我和我娘怎么样。所以根本不会写信给娘,我也不像想看到他。”看到把头撇到一边但是脸上却有着失望的女孩洛图叹了口气,说是不想,可真的不是又会失望,却,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半个时辰袁氏便从屋内走出见到洛图两人连忙用袖子攒干脸上的泪痕露出一个微笑,“式微也在啊,今日袁姨怕是不能为你们准备晚饭了,我想……”

“没关系,袁姨家中有厨子,我可以让他们做饭,只是您和圆圆都没吃晚饭,不如去我家好了。”洛图看了看袁氏强露欢笑的样子有些难过,袁氏是除了舅舅之外对他最好的人,他也把她当自己母亲一样。

“不用了,式微,就不麻烦你了。圆圆还不回屋。”莫名其妙的看着袁氏把林枳圆叫回屋中然后对着洛图笑了笑关上了门。“怎么回事?今天袁姨看起来很奇怪……”摸了摸耳垂洛图沉思着一脸莫名的回到洛家的老宅也没注意到自己出门了两个多月的舅舅回来了。

‘嘭!’“哎呀,谁……舅舅?!你回来了,店中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不是说要到年底才会回来,怎地提前了这么久?”洛图惊喜地看着摸着胡子一脸笑意的中年男子嘴角勾出愉快的弧度。

洛家人丁单薄,洛图舅舅这一辈就只有洛图的舅舅洛问天和他的哥哥也就是洛图的父亲洛九歌两人,后来洛父早逝只留下洛图和洛母,几年后洛母病逝就只剩下了洛图和洛问天两人。洛问天并未娶亲也无子肆自然感情极为亲厚。

“本来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回了,但是我接到老白的书信说是想快点把闺女嫁给你,”洛问天笑着捋了捋胡子看着洛图,“这不我就赶回来了,微儿,你意下如何?”

“这……式微并无什么异议,舅舅做主也就是了。”说到这里洛图顿了顿然后又继续道,“式微也与白家小姐较为熟悉,因此没什么问题。舅舅若无其他事式微就回房了,明日老师要来还要早起。”“嗯,你去吧,我去找林老头聊聊天。”洛问天点了点头向着门外走去,留下洛图一人站在大堂中沉默了许久。“舅舅也是好意……罢了,连若过门之后便好生待她吧。”

“微儿,准备得怎样?”洛问天敲开洛图的房门走了进去。满意的对着一身大红喜袍显得面色如玉的洛图点了点头,扶掌笑赞。“好。不愧是我洛家后人,气势不凡啊,哈哈哈。”

“多谢舅舅夸赞,式微不敢当。”挥退了一旁的丫鬟洛图再次整理了一下衣襟随着洛问天走出了庭院。“微儿快去门口等着,白家的轿子就要来了。”“是,我这就去。”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白家的轿子落在洛家的门前,洛图赶紧迎了上去。接过媒人手上的红绸子与被人扶着的白连若一起踏进门。“来,过火盆。诶,好,祝你们今后的日子红红火火。”在司仪的带领下过了火盆到了大堂中央,原本还在笑闹的人群此刻也都安静了下来。“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一拜天地!”一叩首,比翼齐飞。



“二拜高堂!”二叩首,天荒地老。



“夫妻对拜!”三叩首,白头不离。

“礼成!”叩完天地父母洛图站起迎接宾客们的贺喜,白连若则是回到新房等待。“恭喜恭喜。”“陈伯父同喜。”“小小礼物,还请收下。”“多谢,请。”“哈哈,客气客气。”“恭喜……”“请。”

正在洛图应付着宾客旁边跑进一个小童。见到洛图行了一礼然后在洛图耳边说到,“少爷,二老爷请您去一趟后院。”洛图看了四周一圈然后对着小童点点头,“我知道了,这就去。”小童再行了一礼退下往后院去了。

看到小童离开洛图放下酒杯对着周围的人拱手笑道:“舅舅找我有事先行离开,各位还请尽兴。”说完便由着丫鬟点着灯笼引路往后院去了。

“舅舅,您有事找我?”让周围的仆人退下洛图走到了洛问天身边问道。洛图确实不明白舅舅有什么事要在这时候说。

“微儿,你来。”洛问天没有回答洛图的问题反而招手让洛图到他身边。洛图疑问着走了过去口中轻唤:“舅舅?出了什么事?”“没什么,只是有些东西该让你知道了。”洛问天迈开步子走在前头发现洛图没有跟上便停下示意洛图跟上,两人一前一后走在洛府后院的小道中没有人说话。“微儿,此处无人,就在此吧。”洛问天率先停下,洛图也跟着停下脚步。“舅舅,有何事如此重要要避开所有人。”

“洛家传到我这一代已有几十代,几百年的历史了,微儿,你可知我洛家为何不仅不衰败,反而家业越来越大吗?”“舅舅讲过,是因为洛家有一份从上古就流传下来的传家宝。”“不错,就是因为这河图洛书。”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卷感觉很古朴,边缘有些微微发黄的卷轴递给洛图。“今日,我把它交给你了,好生研读领悟其中的意思,这对你以后接手洛家的家业有用处。”

“式微谨记。”“你去吧,今天是你大喜之日就先别想这些。”“恩,我知道了,舅舅。”

经过了昨晚众人不住的劝酒,再加上洛图的酒量本就不好,第二日一直睡到黄昏才清醒,自然是错过了昨晚的洞房花烛夜。适才正与洛问天交谈一个衣着有些破烂的僧人闯入厅内,还没等洛图说些什么就感觉颈上一股巨力传来眼前一黑顿时什么也不知道了。再次醒了来就看见洛问天躺着一旁双目圆睁,脸上青白,却是已经死了许久了。

“舅舅,舅舅,式微还未曾尽过孝道……”洛图看见这一幕强撑着走到洛问天身前跪下,眼泪大滴的地从眼里滚落衣服里染湿了衣襟。“别只留下式微一人,除了您式微再无亲人了……”洛图红着眼看着死不瞑目的洛问天然后轻轻地为他合上眼。

“……我不会放过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洛图知道现在不是悲伤的好时间,那贼人或许还会再来,只得勉强稳住心中翻腾的恨意双拳紧握,牙关紧咬几乎把血都咬出,一字字的发誓,“我定要他永世不得超生!”

这时外面传来了隐约的声音,洛图习武几年只是习到皮毛却还搬不动洛问天,只得放下洛问天的尸身躲入厅旁的一处暗门,这是修来用于躲避危险的暗门,空间不大,但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厅内的情况。

“这,这是怎么回事,青云山下居然有这样的事发生,除了那两个孩子,没有一个人活下来!混蛋!”看起来比较年轻的一个狠狠地骂了一句,脸上全是愤怒。“师弟,现在别想这么多,我们先去看看还有没有活下来的村民然后把村民安葬好。至于那两个孩子……还是交由掌门师叔让他来想办法看是否收留他们。”“宋师兄,你说得对……”

等到两人离开,洛图从暗门内走出,洛问天的尸体已被两人带走。洛图无力地坐在柱边用手掩面,“还有两人,还有两人……我草苗庙村现在就剩下三人,哈哈哈,就剩三人……我一定要杀了他!等我查出他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远远的跟在两个正道弟子身后看着他们把乡亲们全都搬到村后的山坡上掩埋,并且与自己记忆中的人一一对应,知道了剩下的是谁然后才没有引起两人注意的回到了洛宅。

颤抖着送出信洛图抹干脸上的眼泪,双手握住雕花木框,手上青筋迸出,洛图露出一个有些扭曲的笑容:“当务之急还是先稳住那些人然后在想办法查出那人是谁……希望他们能有点眼力,否则我不介意杀鸡敬猴为自己立威。”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