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首音乐。

随笔写下所思所想,
我只是想记录我的生活和人生历程

TO HS

诛仙 于行 二 今晨再识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哟,公子,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机灵地迎上前来接过男子手中的包裹“打尖。来几样你们店里的招牌菜,再来一壶好茶。”“好咧,公子您往这边”一边让人通知厨师准备酒菜一边把男子往楼上引,“二楼有雅座,公子您这边请。”

“公子请,这就是小店最好的位置了。”把男子引到座位小二放下手中的包裹往楼下去了。“洛少爷,您来了。”不用说,男子正是洛图,一经几年洛图褪去了原本还有些稚嫩的神色显得温润和善。

“近日来店里生意可好?”斜靠在窗边,洛图看了看没有一人的二楼缓缓勾起笑容:“这么大张旗鼓,怕人不知道有什么人来了是吗,嗯?”

“这……少爷,小的知道您喜欢清净,这才特地为您空出这位置的,小的……”掌柜的满脸是汗,小心翼翼地说话,深怕一个不小心得罪了洛图。“掌柜的不用担心,我来这里没什么要事,只是他们大惊小怪罢了。”小二端上茶水酒菜就退了下去。洛图执起茶杯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喝着。“掌柜的有什么事就去吧,不必陪某在这坐着。”“是。那小的告退。”

“恩,去吧。”掌柜退下顿时诺大的楼层就只剩下洛图一人。“恩……明日就是忌日了,不知会否遇到小凡和惊羽,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年来怎么样。”话毕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伸手拿起包裹跃出栏杆,在檐上借了一次力之后稳稳地落在了屋顶上,悄无声息然后往西面而去。然而从屋顶离开的洛图并没有看见从转角进入客栈的几人和坐在一楼的另一桌人,也错过了张小凡和碧瑶的第一次相见。

一路往西出了河阳在城外不远处的茶摊边停了下来,店家看到洛图走上前来招呼洛图微微一笑从腰间取出一枚半个手掌大小的玉牌交与店家。店家接过玉牌翻看了两眼对着洛图一拱手然后回转茶座拿了一个小包裹交给洛图同时也把玉牌一同交给洛图,接着便继续招呼来往的客人去了。

此时天色已暗,太阳已下山,余晖映得天空色彩斑斓,洛图看着这般景色不由得生出些许惆怅。洛图笑了笑把莫明地思绪甩开慢慢步回了河阳城。

走进山海苑已近寻常人家熄灯的时间,山海苑自是没有多少人。叫了小二把自己引到小苑吩咐他打些热水来。等到店小二离开,洛图把刚才得到的布包裹打开。只见其中并无什么东西只有一些散碎银两和一块漆黑的牌子,上书一个‘洛’字便再无其他。

“还好只是把这个给我带来了,不然我去的时候那些人就该把我供起来了。”洛图笑着摇摇头把小包裹放进随身携带的包裹中。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洛图也没在意随意的说了声‘进来’就看见小二让人抬着个大木桶进屋,等放好后让其他几人先行退下自己走到了洛图身边。

洛图见他这样就知道他有消息要告诉自己也就用手指敲了敲桌面示意小二开口。

“少爷,就在您离开后不久,一行四人来了小店,掌柜的说这几人除了一名修为尚低,其余的皆是修为高深的人。掌柜的说近段时间青云门举办大赛,前四名弟子会下山历练,想必这就是了。”说完就退出门去关上门打烊去了。

“近年来的高手吗么……看来他们会很快离开,明日一早便去见识一下吧……”吹熄了灯洗漱完毕后便睡下了。

一夜无梦,第二日清晨洛图便早起。梳洗之后就在堂下点了早饭坐了下来,他事先已与掌柜伙计们吩咐了,等下一定要让青云门的四人与他同坐。也不知道掌柜的从哪里找来了一店的客人,除了洛图所在的一小片区域之外都塞得满满当当的。

洛图就着喝茶的功夫掩饰了嘴角的笑容。做得这么明显,这城里多得是寻常百姓哪里有这么多人来吃早饭?再说那里有店铺早上有这么多人还偏偏就他旁边没人。这不明摆着让人坐他旁边么。

不出多时,青云门的四人都来到大堂,见到这番景象都皱起了眉。四周环视了一圈后看到了洛图所在的方向没有几个人,为首的洛图认识,齐昊,青云门的近代佼楚,其他三人没有见过,等到洛图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齐昊领着几人往这边走来。洛图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低下头装作没有看到他们一般不紧不慢的吃着早饭。

“这位……先生,堂中已无桌位,可否让我们在此借坐?”齐昊很礼貌的向着洛图拱手,但在洛图抬起头之后愣了一下。原本以为能有这般气度的定是个中年男子,没想到洛图却是如此年轻。“无妨,诸位请坐。”洛图微微一笑请几人坐下却发现他们其中一人正盯着他看不由转过头去询问:“这位少侠一直盯着某,不知有何贵干?”

“你是不是洛大哥?”也就刚刚成年,还说不上男人的少年对着洛图疑问到。

“我是洛图,你是……?”洛图思考着是否在那个地方见过这个少年,或者是与少年有些交情,但是答案却是洛图不认识他。正在洛图疑惑的时候,少年却是红了眼圈满脸激动,“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小凡啊!没想到我还能再看见你,我一直以为你们都……”

洛图惊讶的睁大眼睛仔细地看了看自称小凡的少年,隐隐约约从他脸上看出了旧时男孩的样子,不由得也激动起来,颤声道:“小凡,你真的是小凡?”得到少年的回答之后洛图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双拳。“这么多年没见你过得可好?连样貌也长变了许多,难怪我没认出来。还有惊羽呢?他怎么样,对了,还有王二叔。当年我没有看见他的尸身,他……”说到这里看到张小凡一下子黯淡下的脸色洛图觉得张小凡想起了什么让人难过的事。

果不其然,张小凡苦涩地笑了笑对着洛图说到,“我和惊羽都还好只是王二叔他……在那之后就疯了。”洛图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没想到,王老爹这么好的一个人,现在却……”洛图叹了口气放下那些无用的想法从新露出微笑,“不说这些了。那过后,我听说认识的人说你和惊羽进了青云,不知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很好,师傅师娘还有师兄们都对我很好,惊羽也是,他被收入了政法执法长老门下,是苍松师伯最喜爱的弟子。”张小凡点了点头眼圈还有些发红但是可以看出他已经不太在意了。

“这倒是很好。对了小凡,你们这次是下山历练么?”一句带过询问把话题转到四人下山的上,看起来有些轻佻的男子和冷若冰霜的女子倒是没说什么,而齐昊则是邹起了眉头。洛图微微一笑,没把这点小事放在心上,就算他是在从张小凡那获取信息,但在别人看来这不过是简单的询问。“嗯,我们奉命出来历练……”张小凡似乎是察觉到了齐昊的不满,也觉得洛图不是青云门的人不便多说把话题又转到了洛图身上,“说起来洛大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当年的事你……有没有什么消息?”

洛图感觉到他转移话题也不在意,他本来就没有探听什么消息的想法也就顺着张小凡的问题聊了开来,“这次回河阳这边是来祭奠乡亲父老,加上河阳这边的产业最近有些问题所以才在这里住下,没曾想到能碰到你。至于当年的事,我也隐约有些眉目,但是目前还是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洛图摇了摇头心中有些气闷,他查了这么多年,消息还不确定着实让人愤怒。

“没关系,尽力而为吧。这么多年我也想过回去村子看看但是又不想回去,我害怕看到当年血流成河的景象……我……”

“好了,好不容易见到就不要聊这些了,等到有消息了我会派人告诉你。”收敛了有些外放的情绪,洛图勾引习惯性的微笑笑着向张小凡道,“聊了这么就,我倒把你几位师兄师姐忘了,小凡不介绍一下吗?”

“啊!我忘记了……洛大哥,这是曾书书曾师兄。这是齐昊师兄,这是陆雪琪师姐,额……这是洛图,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张小凡挠了挠头有些苦恼地看着洛图,洛图笑了笑接过话头,“在下洛图与小凡同村。这些年来多谢众位照拂了。”

“洛兄别这么客气,我和陆师妹与小凡也是相识不久,齐昊师兄倒是与小凡认识得久些。”曾书书摇了摇手中的折扇脸上一派笑意,跟洛图说话也颇有想结交的意思。“曾兄不必这么生疏。你即是小凡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叫我式微便可。”洛图把面前的早餐往众人面前推了推,“几位还未吃过早饭吧,将就着就先用些,我再叫厨下去做。”

“不打扰了,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齐昊笑着拒绝了洛图的好意,其他几人见齐昊明显不想再呆下去也都站起告辞。张小凡默默地邹了眉头却也没说什么,显然张小凡不喜齐昊。洛图也不在意的起身与几人告辞然后唤来小二:“小二,他们是我的客人房钱就不用要了。还有他们要远行让厨子做些糕点给他们带上。想必你们去的地方不会是什么繁华的城镇应该是偏远的位置,带些吃食也有用处免得绕远路耽搁了时间。”“……多谢。”将东西交给曾书书带上。曾书书也不客气直接放到包裹里然后几人对着洛图告辞出了河阳城寻到一处没什么人的地方直接架起飞剑离开。

洛图坐在桌前拿出几年前洛问天交给他的卷轴展开伸手在上面点了几下:“乾北,兑西南。这可真糟糕有血光之灾啊。小二,叫掌柜的来。”


……


“舅舅,袁姨,圆圆,你们都还好吗?今日我见到小凡了,他和以前不一样了,惊羽也还好,你们见到他们的爹娘帮我跟他们说说,这样也就可以放心了……”清晨的雾才散开,留在花上的反射出七彩的光环。洛图放下手中才摘下不久的花起身看了一眼墓碑转身离开。“你说,我们该去凑凑热闹吗?呵呵,我忘了你不会说话……”洛图没有回去河阳一人骑着马往北方而去。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