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首音乐。

随笔写下所思所想,
我只是想记录我的生活和人生历程

TO HS

诛仙 于行 三 歧路再逢

今晨强绸缪,明各天一方。

“舅舅,袁姨,圆圆,你们都还好吗?今日我见到小凡了,他和以前不一样了,惊羽也还好,你们见到他们的爹娘帮我跟他们说说,这样也就可以放心了……”清晨的雾才散开,留在花上的反射出七彩的光环。洛图放下手中才摘下不久的花起身看了一眼墓碑转身离开。“你说,我们该去凑凑热闹吗?呵呵,我忘了你不会说话……”洛图没有回去河阳一人骑着马往北方而去。
  
…………

“你先去吧,我感觉有人来了,等我弄明白是什么人就过去。”洛图轻轻摸了摸缠绕在手上的黑蛇伸直手臂让黑蛇爬到地面转过几棵树后黑蛇钻入一个手腕大的缝隙不见了踪影。等到黑蛇离开洛图看了看四周猛地拔地而起窜上了身旁的树借由树冠上浓密的树叶遮挡了身形。

不出一刻钟不远处便走来了四个人。“是他们,难道……呵,青云门真是胆大妄为,就不怕陪上这些精英弟子的性命?”洛图嗤笑了一声继续观察青云四人的动静。等到四人和天音寺以及焚香谷的四人会和后离开此处向着万蝠洞走去洛图才从树上飘然而下。

“果然是,只希望他们不会下死灵渊。”最后看了眼正道众人离开的方向寻了一处小道离开。沿着杂草丛生几乎看不见痕迹的小路往前跑去,他要赶在正道和魔教的人之前把东西找到,不然就白费他死了这么多人。

这条小路是当年炼血堂众人为了逃过正道追杀而特地修建,结果没想到还没等他们逃走就被正道诸人绞灭这道路却是留了下来被洛图发现。今次正是洛图第二次也是准备第一次探寻不曾想竟然接连遇到了两拨人。

因为是炼血堂为了多过正道追杀所匆忙修建道路崎岖且蜿蜒曲折时上时下忽左忽右饶是以洛图轻盈的身法也是艰难万分。

刚走进洞内就看见一黑色巨尾挟着万丈巨浪向着一众人等抽去,洛图眼尖的看见张小凡夹在其中不由大喊了一声:“司水,不可!”然却是慢了一步蛇尾依旧是卷得众人往四处飞去。张小凡抓住了岩上的一棵树,还没等洛图松口气张小凡就抓着树往下落去和那个青衣女子一起落入洞口,小凡却是已经昏厥过去。

洛图向着从树后显现出来的洞跃去在洞口遇到了那名青衣女子。和青衣女子对视了一眼在黑蛇再次抽过来之前拉起张小凡跃入洞中。刚在洞口站稳就觉得身后一阵风夹着水汽扑来,洛图一把拉住青衣女子不顾她的反抗拉着她趴在地面。接着便是山摇地动,头顶上滚落如同雨滴般密集的石块。等到一切恢复平静洛图才放开青衣女子半坐着检查了刚才被垫在身下的张小凡。

“喂,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青衣女子从刚才的‘灾难’中回过神来就毫不客气的问道。洛图邹着眉头检查张小凡的伤势没有理会青衣女子的问题反而一把抱起张小凡放到一处平坦的石头上用他那根烧火棒绑上从衣服上撕下的布条固定住断掉的手臂。“你们刚才做了什么,司水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司水?你叫那条黑水玄蛇司水……它是你的蛇?”青衣女子没有在意洛图语气惊奇的问道,“刚才我就很惊讶了你居然会喊它住手,没想到你居然是它的主人。而且我们刚才什么也没做,只是这个小子和他那个美人师姐动了一下然后它就开始攻击我们了。”

洛图听了青衣女子的解释叹了口气,这次是自家的那个不对也就放下了刚才因为张小凡的伤而有些烦躁的情绪,“抱歉,刚才我失礼了。在下洛图还未请教姑娘尊姓大名。”

“嘻嘻,你这人真有趣。我叫碧瑶,喂,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让黑水玄蛇认你当主人的。”“这……洛图确实不知,我只是当年在死亡沼泽游历的时候碰巧遇到了它,至于怎么认我为主……”说到这里洛图摇了摇头表示他不知道。

青衣女子哼了一声自顾自的起身寻找出路,无果就又回到了进门的洞内坐下,百无聊赖的拨弄着地上散落的碎石。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间沉默起来的时候张小凡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声清醒了过来。“你醒啦。”碧瑶无聊的撇了一眼张小凡还在因为刚才洛图不肯告诉她怎么让这种灵兽认主而生气,语气也就不怎么样。

张小凡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乍然听到有人说话不由吃了一惊,转头看去,却只见在那拐角处转过一个女子,一身水绿衣裳,清丽美貌,不是那魔教小妖女又是何人?

他二人在刚才还在对峙中,此刻张小凡突然见到这魔教中人,本能地就把烧火棍举起,凝神戒备,一时间居然把身上疼痛也忘了。 

不料那叫碧瑶的少女瞪了他一眼,全然没有动手的意思,看去神色古怪而失落,倒像是整个人提不起劲儿似的,不耐烦地道∶“好了,好了,看你那个傻样子,一身骨头都断了七、八处,居然还这麽有精神!刚才某个人还担心得要命。”说完就继续百无聊赖的继续拨弄手下的碎石,完全没有想再看一眼张小凡的意思。“某个人?”张小凡奇怪的重复了一遍略微转头就看见了身上衣服有几处划破却不显得有多狼狈洛图吃惊地叫了出来:“洛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张小凡刚准备坐起来就感到全身一阵剧痛眼前一阵阵的发黑闷哼一声差点又晕过去。“你别动,我才帮你把骨头固定好还经不起你折腾。”扶着张小凡躺下检查伤口确定没有地方移位洛图就地在张小凡身边坐下。

“现在还担心伤口真是无聊……”碧瑶叹了口气一个人坐在乱石堆上眼睛望着前方却没有焦距。“你什么意思?”张小凡被洛图强制性命令躺在地上现在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再加上洛图也出现在这里张小凡也不得不猜测洛图和碧瑶的关系。

“还能是什么意思?我们被困在这里了,而且这里无水无食我们能坚持多久?真是没想到我居然会和你们一起死在这里了。”说着又叹了口气。

“……这里没有别的出路吗?”不顾洛图的阻止张小凡执意站起来,洛图拗不过他又怕太过用力伤到他也只得由他去了。“唯一的出口被司水扫下的山壁挡住了,而这洞中就只有后边的一个水池,况且刚才碧瑶姑娘已经查看过了。”洛图摇了摇头跟在张小凡身后也没伸手去扶他,凭他倔强的性子就算洛图去扶他定然也是不肯的。

走了一会水声渐渐大了起来,张小凡脚下顿了一顿然后继续往前走,不过多时已然来到了水池旁边。张小凡走到这瀑布跟前,仔细查看了一番,一颗心便凉了下去。 

瀑布後面便是坚硬的石壁,与通道两侧的石头没有什麽两样,小水潭更清可见底,也不见水往哪里流出,小小一个地方只怕是渗入地底的。而在上方,滴水的地方更只是在一片石壁洞顶,正沁出满满的水珠,不停滴下,哪里有什麽出路?张小凡回头,正遇上碧瑶和洛图的目光,三人对看一眼,都沉默了下来。

洛图看了看四周死寂空旷的山壁在水池旁清理出一片干净的地方就扶着张小凡坐下:“你才受了伤先坐下休息一会吧。”接着又对着碧瑶说到,“碧瑶姑娘也坐下吧,少活动能坚持得久些。”碧瑶也没反驳直接就在洛图清理出来的地方坐下。洛图也不再言语从袖子里摸出那卷卷轴不停地演算,只是这卷轴不同于以往,卷轴的两边被装上了两根用不知名的木料雕刻上镂空的花纹同时也方便拿在手上,更在古朴中增加了一些优雅,引得碧瑶往上看了好几眼。

就在洛图聚精会神的演算着什么的时候被碧瑶一句‘滴血洞’给惊醒。洛图低声叹了口气收起卷轴:“怪不得我老是算不出这具体的方位,原来就是在这。”

洛图望向碧瑶所在的地方发现她正在洞顶那几块血色的石头上敲敲打打。洛图仔细看去果然石头上不断的滴下水珠,透明的水珠被血色的石头‘染成’红色,果然是滴血洞。

就在洛图确定这是真的滴血洞的同时却也烦恼起来,要如何才能打开这滴血洞的内洞。洛图看着洞顶的七块血色石头百思不得其解。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直到张小凡肚子的咕咕声把两个沉思的人唤回神来。洛图尴尬的咳了一声而碧瑶则毫不客气的直接笑了出来,直把张小凡憋得满脸通红。“抱歉小凡,此次我只是下这死灵渊探上一探,也没曾想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洛图无奈的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碧瑶倒是很爽快的从怀里拿出干粮递给张小凡笑道,“ 我看你还是快些帮我想想,怎么解开这滴血洞的开门方法吧!”张小凡哼了一声,转开头去,不去看那干粮,显然不愿吃这魔教妖人的东西。洛图见装状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这两人随着他们折腾。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张小凡再一次去水谭喝水的时候不知发现了什么把两人都叫了过去。碧瑶毫不在意的夸进水池等到水面平静后伸手往下面按去,待手指触到水底碧瑶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使劲一按却什么也没有发生,就在碧瑶和张小凡都以为自己找错了的时候洛图收回了看着血石的目光对着碧瑶提醒到,“上面可是有七块石头。”碧瑶愣了一下手往旁边摸去然后在不远处找到了另外两块石头。碧瑶伸出双手同时把七块石头按了下去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碧瑶在水中直起腰疑惑的看了看四周,三人一时无话,就在几人都认为找错了的时候一阵刺耳但却沉重的“喀喀”声在这山洞中响了起来。 


今晨强绸缪,明各天一方。<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