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首音乐。

随笔写下所思所想,
我只是想记录我的生活和人生历程

TO HS

诛仙 于行 四 山疑无路

一片晕红才著雨,几丝柔绿乍和烟。


三人同时看去,只见在水帘背后,那曾经天衣无缝、坚硬之极的石壁,竟是整块的向后退了进去,虽然缓慢,但终于露出了一个新的洞口。 

洛图愣了半晌回过神来发现其他两人也和他一样。咳嗽了一声把两个陷入自己情绪的人唤回来。碧瑶和张小凡身形一震回过神来看向洛图然后又不约而同的转过头看向洞口,张小凡不知带着什么样的情绪对着碧瑶道,“恭喜你了。” 

碧瑶愣了一下然后略带温柔的回笑,“这多靠你细心。”说着碧瑶先人一步走到洞口对着没有动作的洛图和张小凡笑道,“怎的,你们还怕我干什么吗?”说完便走进了洞中,洛图无奈的和张小凡对视一眼双双走进洞里随着碧瑶一起向更深处走去。洞侧石壁上发光的事物明显比外边通道上少了许多,虽然勉强还能看到道路,但非常昏暗。

三人走的很是小心,毕竟八百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人到此,谁都不知道当年炼血堂的那些老怪物老家伙们会不会留下一些特别厉害的禁制。 

这一路之上,倒也太平,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只是这通道颇为曲折,又深且长,而且慢慢向上,不知还有多远。

张小凡在心里粗算,只怕自己三人此刻已到了这山腹中心。他正思索处,走在前头的碧瑶忽然停下了脚步,低声道:“到了。” 

张小凡和洛图的视线越过碧瑶向前看去,只见在前方隧道尽头,一丝明亮的光线照了过来,那里隐隐看见是一个大的石室。三人对望一眼,碧瑶当先迈步,向那里走了过去。 渐渐接近了,也看清了这石室情况,整个石室呈圆形形状,隧道正在石室中间,而在它对面,居然还有一条通道向里延伸,看不到尽头。“看来这里并不是只有这一条路。不管怎么说还是先进去看看吧。”洛图看了碧瑶一眼,碧瑶也没有在意洛图的视线只是一直看着前方然后对直走了进去,洛图邹了邹眉和张小凡紧跟其后。

走得近了几人这才看明白其中的景象,洛图暗中赞叹黑心老人真是大手笔。然而就在洛图打量四周的时候碧瑶却神色郑重,走上前去拿起一个蒲团,抖去尘土后放到雕像石桌前,然后拿起桌上香烛,用自己怀里的火石打着了点上,插入香炉之中,又走回到蒲团之前,一脸肃然地跪了下去。洛图看了一眼两个雕像心中明了,这应该就是魔教信奉的两个神明了。转头却见张小凡板着一张脸看向其他地方,洛图也只得不去理会两个人之间的事,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就像是小孩子使气一般无理取闹,现在什么门派有什么关系。

等到碧瑶拜完起身向着张小凡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向更深处走了进去,两人连忙跟在她的身後,这一次倒没走多远,又进了一个宽敞地方。

但这里却不像是外边那个石室般装修过,而是一个钟乳倒悬怪石突兀的山洞,洞里各色钟乳石千奇百怪,颜色也是异彩纷呈,而在二人面前,洞口处立著一大块巨碑,上边龙飞凤舞地刻著十个大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十个大字,每一字几乎都有半人大小,笔意古拙,笔势苍劲,直走龙蛇,竟有迎面而出,呼啸苍穹之势。 

洛图看着这十个打字唇边缓缓勾出一个笑容,“果然,我没找错……”最后看了眼这十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洛图追上两人往更深处走去。

绕过石碑,只见在那背後,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钟乳石,几人在石林中绕了一会,走在前头的碧瑶忽然停了下来,失声轻呼。于此同时洛图也发现了张小凡手上的烧火棍上的红色珠子发出淡淡的青色光芒。洛图微微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却什么也没说,他自己到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也就把这个疑问放下。

看着眼前的两条路洛图邹起了眉头,而那边,碧瑶和张小凡又吵了起来。等到碧瑶和张小凡各自选了一条路走了进去洛图又思考了半晌选择了碧瑶走的那条。走了一会便来到尽头的一个石洞内,碧瑶手里拿着一个盒子正欲打开,就在碧瑶碰到盒子的时候猛地拿出一朵白色的花来,洛图见到在袖中的手也握住了卷轴以防不测。碧瑶握着盒子想了想一狠心打开了铁盒盖子。 

便只听得“喀”的一声轻响,还没看清铁盒之内是什么东西,一股黑气先冒了出来。碧瑶脸色大变,几乎是如触电般倒翻了出去,而在铁盒上方的那朵白色小花即时冲下,黑气顿时被白光罩住,几番冲动却不得而出,片刻之後,便见黑气渐渐萎缩,而那玉一般的白色小花却渐渐变黑,竟是把这黑气给吸了进去。 

直到黑气完全消散之後,碧瑶也等了好一会儿才走了过来,她凝神向自己那小花看去,此刻原本白玉一般的花瓣竟已完全成了紫黑之色,看去倒有几分狰狞。 

碧瑶脸色微变,低声道:“‘古尸毒’!黑心老鬼当真是黑了心了,居然炼这种东西!” 她一边低声咒骂著魔教前辈黑心老人,一边把目光投入了那铁盒之中。直到碧瑶顺利的拿出了盒子里的东西洛图才放开已经展开的卷轴,轻轻挥手卷轴在碧瑶不注意的情况下回到了洛图手里被放回袖中。

“叮……叮当。”碧瑶轻轻晃动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碧瑶看在眼里,少女心性,很是喜欢,刚才的失望之情也冲淡了不少,当下仔细又查看了一下,的确没有什么古怪,好像就是一个普通的制作精巧的铃铛。

然而碧瑶仔细一想黑心老人收藏的如此神秘慎重,这铃铛必然有不平凡之处,待有机会出去再去问问父亲好了。如此一想,便定下心来,但看著这小铃铛却越来越是喜欢,便把它系在腰间,身子转动,果然发出了一阵阵清脆铃音,悦耳之极,碧瑶大是得意,连连点头。 

其後,她又仔细检查了一番这间石室,但却再无收获,甚至她连那堆垃圾也检查过了,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更不用说有什么出路了。 

忙完之後,碧瑶慢慢站起,看到了洛图站在洞口,不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走出石室之前,她最後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这石室中依然杂乱,那堆垃圾被她翻过之後,更是乱了,各种兵器丢了一地,那把大斧头也随意地丢在墙角。 随後,她走出了这间石室。 

碧瑶离开之后洛图才慢慢走进洞中在先前碧瑶站着的架子前停下,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张白色的丝娟在架子上比对起来。仔细的对比了几遍,洛图确认无误后伸手用力的按住名牌往外一使劲,一条木块就被抽了出来。洛图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重新拿出一条干净的手绢包着木条放到一个小盒子内便寻着来路往回走。回到了岔路便往着张小凡走的那条路走去。

刚走到另一条路尽头的洞口处便听得碧瑶的惊呼声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进了石室。走进石室一看发现碧瑶和张小凡两人洞盯着一面墙上的字迹出神。碧瑶盯着这面墙满脸喜色,而张小凡则不同于碧瑶的惊喜。只见他脸上满是痛苦迷惘之色,整个人竟是微微颤抖,说不出的诡异之情。

洛图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走上前去仔细打量这平淡无奇墙,除了上面写着天下人奉若至宝的一卷天书残卷之外没有什么值得张小凡痛苦迷茫的东西。洛图皱着眉看了看两人,有时间在这里看这种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学会的东西还不如早些找到出口然后再做打算。但是这毕竟是别人的事,洛图也就只好转身离开石室回到了那个疑是黑心老人的骷髅前打量这这位千年前大名鼎鼎的风云人物。

不过多时,碧瑶和张小凡两人一前一后隔了不过十几米的距离从通道内走了出来。碧瑶看见洛图什么话都没说反而哼了一声把愤怒的发泄在黑心老人的身上,狠狠的一挥手就让骷髅粉身碎骨。这时张小凡正从通道里走出,脸上的神色倒是比刚才好上不少但依旧让洛图皱眉。

“这是什么?”碧瑶指着黑心老人身下被盖住的几行字疑惑道,“铃铛咽,百花凋,人影渐瘦鬓如霜。深情苦,一生苦,痴情只为无情苦。这是……”转过头正巧看见张小凡从洞中出来,看清他的脸色之后碧瑶被吓了一跳。伸手拍拍胸口恶狠狠的瞪了张小凡一眼,腰边的金铃发出清脆的声音在不大的石洞内发出阵阵回音,张小凡这时才仿佛从噩梦中惊醒一般没了脸上的痛苦迷茫取而代之的是不解和疑惑。

洛图看着张小凡为黑心老人整理好尸骨然而却被碧瑶意外的发现了金铃夫人留下的几行字。

洛图看着两人不由觉得奇怪就从怀中拿出河图补算了一卦然后洛图笑着摇头,这两人的命运纠缠不清,此番事情也与此有关也就不再理会随便找了个地方呆着等着两人想起他们现在是在绝境。

等到两人终于想起现在这般情景不由得沉默起来,最终还是张小凡做出决定,先找出路其他的以后再做打算。当下就叫上洛图仔仔细细地查看过每一面墙壁,每一道缝隙,甚至不顾碧瑶的强烈反对,连那两尊幽明圣母、天煞明王的神像也查了一遍,但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洛图三人默然无语的坐在黑心老人的骸骨前互相看了几眼,都叹了口气。许久,在一片寂静中,张小凡忽然一跃而起,转身走开,碧瑶吃了一惊,道:“你做什么?”张小凡咬紧牙关,道:“我再去找一遍,一定会有出路的,我们一定不会死在这里的!” 

洛图抿了抿唇看着张小凡不死心的一遍遍检查每一个缝隙,最终皱了皱眉起身和张小凡一起寻找可能的地方。 

碧瑶却没有动作,只坐在平台之上,看著两人在这生死时刻表现出的坚持,不停地搜索著。


一遍。 


二遍。 


无数遍。


直到张小凡坚持不住昏倒在地,碧瑶这才站了起来把他扶到干净些的地方。“你怎的和他一样干这种没有意义的事。”碧瑶埋怨的看了洛图一眼又担心的转过头看着昏迷不醒的张小凡。尝试让他吃下食物无果后只得喂了些水给他,张小凡迷迷糊糊的咽下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

“总算是让他消停下来了。”洛图笑了笑有些疲惫的坐下。碧瑶疑惑的看着洛图道,“你是故意的?”


一片晕红才著雨,几丝柔绿乍和烟。<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