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首音乐。

随笔写下所思所想,
我只是想记录我的生活和人生历程

TO HS

诛仙 于行 六 命运前奏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这日,洛图正坐在小石镇旅店的客房里,旁边是啃着糖葫芦的小环。他此刻正微笑的喝着茶听小环讲她这段时间和周一仙在路上遇到的趣事,正听到爷孙两人在河阳的事就有人传来信息,“少爷。”“……流波山西北,两百七十里。”洛图看完了送来的信洛图随便把手放在桌子下化为灰烬没让小环看到。

“你要走了?”小环吐出嘴里的山楂核恋恋不舍的放下已经吃完的糖葫芦抬头看着洛图。“是啊,有些事情要去处理。”笑着从旁边拿出最后一根糖葫芦放到小环手上起身准备离开旅店。“要小心哦,你的卦象不太好。”冲着洛图挥挥手,小环便专心致志地开始对付起手中这最后一串糖葫芦来。

“不太好?”关上身后的门洛图摸了摸心口笑了起来:“那应该是很糟糕吧,以我现在的情况来说。”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洛图直接离开旅店往流波西北方向赶去,这次他没有带上任何一个侍从独自一人进入流波。

全速赶了三个时辰,洛图这才到了信上所说的地点。看着一片被毁坏得不成样子森林和洞窟洛图狠狠地把手中的令符摔到了地上。“好,很好……你敢这样对我,那我还客气什么?”闭上眼睛深深地吸气洛图把满腔怒火压下招来了一直盘旋在上空的信鹰,随便拿了一片旁边的树叶就用灵力在上面写了起来。把树叶交给信鹰看着它飞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洛图这才收回目光看向已经全无用处的洞窟。“不过它还有用。”

一直在树林里坐到天黑洛图才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沾上的枯叶泥土。就在洛图准备离开的时候,不远处的东方传来一阵剧烈的灵力波动。正是正道四派的聚集地。看着几乎凝成光柱的橙色光芒,洛图冷笑:“有人敢去那群家伙的聚集地挑衅?胆子真大,莫说一个人,就算是魔教整个压上也不过是两败俱伤。不过我倒是有兴趣知道谁这么要胆量。”找准方位洛图招出洛书直接借助洛书的力量瞬间来到了离发生战斗三百米左右的位置,在这里可以看清楚两人的招数又不会被影响或者被人发现。

站好了位置洛图向着中心看去,惊讶到:“吸血老妖,他被请出了来了…那另一个……赤焰。他居然是田不易?!”在洛图看来,田不易应是老一辈最出色的几个人之一。以前虽然有了解他的情况,但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本人,以田不易这般样貌不了解的人也定然会如洛图一样吃惊。

“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赤焰田不易竟然是这般模样。”洛图摇了摇头回过神继续看两人比斗,然而洛图却发现吸血老妖似乎有些后劲不足。“怎么回事……按理说,就算吸血老妖不是田不易的对手,但是也不至于连法宝的力量都用不出来。”洛图也知道自己的经验比不上像田不易这样身经百战的人,于是就仔细观察吸血老妖的,发现了吸血老妖的弱点破损的血骷髅和干枯的一只手。

“原来是这样。不过……小凡?”洛图奇怪的看了一眼吸血老妖然后把视线往左右看了一看在苏茹怀里发现了受伤的张小凡,于是这一切都有了原因。

“他的修为绝对不及吸血老妖,难道是因为……”洛图看向张小凡的右手却发现被挡住了视线。“很有可能,当初在滴血洞我就有些怀疑,没想到它尽然有这样的威力。”

就在洛图为自己的推论惊叹不已的时候,正道那边也赶来了。也不知道田不易是什么想法,只是突然间手握赤焰神剑竖直指向天空引出了九天神雷。看到吸血老妖被九天神雷打落,几乎就要丧命的吸血老妖脸上的神色有些凝重,“看来,我需要对青云更重视些了。”就在吸血老妖快被正道众人抓住的时候吸血老妖拼命发出一招然后被一个瘦高的老者接住,对面的林中走出一批魔教弟子,前面的是魔教几宗派的掌权者,还有一个洛图没有了解的人。

“看来,这天要变了……”看着两林交界处双方之人对峙了一段时间,然后彻底爆发冲突,“连四大圣使都出来了。”在远处看着两方人马打得不可开交,法宝飞剑在天空划出一道道绚烂的光芒。“这苍松倒是法力高强,只是……”洛图摇了摇头看着天空中和田不易一起与魔教人马斗起来的苍松道人,“还是田不易之妻决断,让实力人数比不上对方的弟子先撤。”

看着向后面森林离开的正道弟子洛图不由对苏茹高看了些。转过头看向魔教一方,鬼王宗宗主正准备和四使之一的青龙一起离开。“这次魔教这么多人都来了,是好机会啊。”说着便祭起洛书从另一边绕过激战中心向着两人飞去。

“万宗主,请留步。”停在两人身前,洛图收回洛书脸上带笑拦住了对方的去路。“你是……那日与瑶儿还有那个小子一起在滴血洞的人。”鬼王上下打量洛图一番认出了洛图,继而笑道,“听瑶儿说当日之事还要多亏你。”

“万宗主不必客气,一同涉险,自救罢了。”洛图摇头笑道。“哈哈哈,不知你今日来有何贵干?”示意一直戒备的青龙放松一边看着洛图等待他的说法。洛图看着鬼王的动作不由加深了微笑:“在下此次前来并不是与魔教作对。在下是商人,自是与宗主做生意的。”“哦?你敢和我做生意。”鬼王看了一眼洛图露出感兴趣的目光看着洛图有什么事可以和他做生意。

“在下敢来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洛图没有在意鬼王的目光反而伸手从身上拿出一节焦黑的竹节似得东西,然后看着鬼王,“我想,宗主不会拒绝这个吧。”

看到洛图拿出的东西鬼王脸色变换了几次最后与青龙交换了个眼神,确定东西上正品之后才面无表情的看向洛图:“你想要什么。”“一点小东西。”洛图不理会鬼王快吃人的眼神反手收起了竹节,“在宗主完成之后,图,自会前去拜访。”然后从容离去。“你怎么看。”鬼王背着手看着洛图御宝而去的身影对着青龙问道。青龙习惯性地握了握右手笑道:“很有趣的人,宗主决定答应他了?”“如果他那一点小东西不过分的话。”

这边洛图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小石镇,小环和周一仙爷孙俩此时已经离开。回到还没退的旅馆房间拿出当初出来的时候从河阳外拿到的包裹取出那面刻着一个洛字的漆黑牌子交给听到动静上来的侍从:“拿着它去调三十个人,其余的我不用多说了吧。”“是,属下这就去。”

不出半个时辰,去调人的侍从便回到了旅店把牌子重新交还给洛图,说道:“主子,已经到齐了。”“恩,我知道了。”洛图看了一眼站在旁边规规矩矩的侍从一挥手命令到:“全速赶往流波山,其他一概不理。”“是。”听到回答洛图点点头,道:“出发吧。”

刚进流波山一百多里的时候,天空突然雷声大作,雨点也铺天盖地的砸下来,一时间倒是缓了洛图他们的脚步。“运功,保持力量匀速前进。”

一路前行,到达方才正道和魔教对战的地方的时候不过花了半盏茶的功夫,往前不远便看到了鬼王青龙和十几个魔教中人以及青云门坐下的几名弟子其中就有张小凡。同时也因为两方人马都在,洛图要找的人也在此处便停下不再往前,也因此看到了魔教计划的主角——上古奇兽,东海夔牛。

“我果然没猜错。”深吸了一口气洛图这才真的放下心来。“吩咐下去,所有人寻找掩体,不许插手他们之间的任何事,除非有令。”说着就率先往下落去,其余人也在这片海旁不大的树林里找好地方等待命令,也因为双方人马此时都到达了海边,一时间他们的动作倒也无人发现。

洛图找好一棵离海边较近的大树观察着不远处的情形,同时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而失了这次机会那就没有下一次了,所以在猜测出鬼王宗和魔教其他人来此的目的之后洛图就准备好了一切,包括刚才拿给鬼王看的东西。“原来是因为这样,难怪他有持无恐,”洛图盘算着自己将能得到的利益,然而这时田不易之女田灵儿居然冲到阵旁突破了阵法的一角,“该死!她居然……传令下去,留下十人,其余的全都去帮鬼王,至少挡住正道的人,让鬼王抓紧时间捉住它,不惜一起代价。”

此时也不管什么暴不暴露的问题,洛图因为计划快要功亏一篑也狠下了心,直接拿出三分之二的人,力求鬼王宗成功得到夔牛。

因为突然加入的人场内一时有些混乱,但正道中人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们现在的力量根本比不上对方,如果冲动说不定就全都交代在这儿了。反观魔教那边,看到这二十个人没有攻击他们反而是在帮他们顶住正道几人的攻势一边给鬼王制造机会也就随他们去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刚才田灵儿的一击让夔牛破开了光幕冲向了她,却被张小凡祭起烧火棍挡住。这下田灵儿也回过神来抵挡夔牛的攻击,然而夔牛毕竟是上古奇兽,并非田灵儿可以阻挡,一个照面下来就险些被夔牛吞入腹中,这还多亏了张小凡帮她分担了一些。

因为张小凡和田灵儿的阻挡再加上刚才被困住的愤怒,夔牛一跃而起就往支持不住夔牛攻击的张小凡踩去。就在洛图准备上前救人的时候,张小凡看着从天而降的夔牛巨大的独脚拿出了最后的底牌。

只见他身前出现了佛家的真言,其上缓缓地又升起了青云中的太极图,不由得所有人都呆愣的看着张小凡事情两个光芒闪烁的图案,场内一时寂静无声。

就在张小凡挡住了夔牛的攻击,受到正道中人的责问的时候,鬼王冲上前一把抢过田灵儿手中的刚才被田灵儿生生打出的红色铁锥同时割破手腕放出血补好了阵法重新困住了夔牛,这时,悲哀,绝望和失望同时出现在张小凡看向正道中他的师傅师娘还有一直关爱他的师兄弟目光中。他仰天大笑,仿佛是想把心中所有的情绪通通发泄出来,然而他受伤严重,流血过多的身体并不能支持他多久,就这样在所有人面前倒下陷入昏迷。而正道那边也已吵得乱成一团。若不是魔教的人此时此刻没有想再关注他们的意思说不定他们会全部留在这里。

“看来这次,青云是容不下他了……”洛图叹了口气让剩下的人聚到他旁边等待正道他们离去。“不过,那青龙也是故意的,想必是鬼王想趁机拉拢他。不过,这真是一招险棋,但是,为什么呢,没有理由送他入险地,难不成还有后招?”洛图摇了摇头抛开现在的想法,“罢了,看他的造化吧。”

没过多久正道的人似乎是商量好了,趁着魔教没有理会他们就带着剩下的弟子往山下赶去。等到他们已经离开很远了洛图才带着剩下的人从林中出来。顿时,魔教中人除了一心修补阵法的鬼王和没有表示反而朝他微笑的青龙之外全都对着他们这群人戒备起来。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