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首音乐。

随笔写下所思所想,
我只是想记录我的生活和人生历程

TO HS

诛仙 于行 七 只为情故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恭喜宗主,得尝所愿。某,前来履行承诺。”没有理会他们的敌意洛图走到离他们还有五十米外的地方远远地对着鬼王笑道。“宗主可考虑好了?”已经补好了阵法的鬼王转过身来看着那二十名黑衣人站到洛图身后才眯了眯眼道:“自然,只要你的要求不过分。”“当然。在下的要求很简单,”洛图挥了挥手旁边的人就明白了洛图的意思从后面拿出一个紫檀木的盒子站到洛图旁边打开。

“这是一株雪莲,以您的眼力应该可以看出这不是一般的凡品。我只要夔牛独脚上的一层皮和一只眼睛,这个,加上刚才我给您看过的那个就归您。”“你给出的东西和得到的价值不一样。”鬼王看着洛图微微皱起了眉头,目光似乎是在审视洛图。

洛图见状轻轻一笑大方的说道:“对于宗主而言,这些东西并不重要,但是我需要就不同了。所以我给出的东西在我心中比得上换的,同时也是想跟宗主交个朋友,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合作。”“你很诚实。”“哈哈哈,宗主说笑,在下只是想到以后还会合作,还是诚实些的好。”洛图笑了两声让旁边的人拿着洛图从怀里拿出的那根焦黑的竹节一样的东西和那株雪莲交给鬼王。

鬼王接过洛图侍从递给他的东西放在手中把玩了一番抬起头对着洛图笑道:“你就这么信任我?”听到鬼王的问题洛图不在意的笑了笑,“图当然信任宗主,想必宗主不会失信吧。”“哈哈哈,好,等我有机会就把东西准备好,到时候你派人来拿吧。”鬼王也很干脆的答应下来。洛图一笑对着鬼王拱手告辞就带着身后三十多人离开。“找人去查他是什么来头,居然能随便拿出这些东西。”“我知道了。”

回到洛图这边,把东西交给鬼王之后洛图就离开了流波山,走之前派人把还停留在小石镇的人转到昌合城。解决了一件事洛图也就不着急,一路上慢慢悠悠地一边走一边观赏流波山的山水到还真让他找到些奇花异草收获颇丰。

“去凤歌台的那队人有什么消息。”走到鱼澄溪的时候洛图突然想起了当时派去凤歌台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主子,他们说还没找到。”“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要他们何用。给他们说,再有三天,三天之内我必须要有消息,不然,回去全部都去执血堂领罚。”“是,属下这就去。”“对了,上次去滴血洞,司水也去了,现在在哪?”“跟您回,在总堂由丫鬟仆人好生照顾着呢。”“派人把它带过来,准备一下,我要去趟焚香谷。”

流波离焚香谷颇远,再加上洛图还要等凤歌台那边的消息考虑了一下,洛图绝定还是先在昌合城住下等得到了消息再去也不迟。“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他们应该已经离开了,这么还在这。”“主子您忘了,他们中此时正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啊,我想起来了。不过没关系,去订房间,这几日我们就住这儿了。”“是。”

没过几日,正道众人就各自离开,洛图也看见了没被监禁但也被严加看管的张小凡。看着他们离开昌合城洛图转过身坐到桌前对着刚才一直没有出声的人:“上次让你去查的怎么样了。”“两拨人已经在往那边聚集了。”洛图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笔,把纸张用镇纸压住随手在上面写了几个字,“他先行动的?”“是。但是据他们说,这两人是有联想系的,并不是平常所表现的那样。”洛图点了点头,道:“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原谅。即刻派人围剿,不用留活口,记住,动作干净点。”


……


“主子,东西准备好了。”恭敬的递上一封书信,等到洛图接过便垂手站到一边等候差遣。看完了信随手放到一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面:“他们的动作很快啊……现下他们已经到河阳了?”“两天前就到了。”“哦?那怎么这么晚才来信,那边的人没说?”“说了,说是这几日鬼王宗宗主和四使之一的青龙去拜访了万毒门的宗主,但具体所谓何事还不清楚。”“呵呵,”洛图笑了笑看着一直低着头回答的人,“最近这几天,他们可有聚集兵马。”

“是,合欢派的三妙仙子和长生堂玉阳子带领门下弟子正往河阳赶来。”听到这话洛图反而放心了,只见他推开椅子站起来坐到一旁的贵妃塌上,随便把睡得正香的司水放到手上,“看来魔教也坐不住了,这鬼王宗宗主也是个有野心的……”洛图摇了摇头手指抚摸着司水光滑的鳞片:“我们要快些了,这次的事我一点都不想参合,这生意还是要做的。明天就叫人写拜贴,还有准备见面礼,这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了才行。”

挥手让人退下之后洛图躺在贵妃塌上看着外面的天空手指停下了抚摸司水的动作低声笑道:“北边差不多了,现在我就等着这边的好戏了。希望我不会失望,这个盟友我还是欣赏的。”


+++++=====+++++


“‘嘭!’你!说!什么!!”一掌拍到桌上,木制的桌子瞬间在巨大的力量下化为乌有随风散去,“你在再说一次……你再说一次!”“主子息怒,再怎么样您要顾好您的身子啊。”站在屋里的人顿时全都跪下,除了洛图最亲近的一人之外其余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洛图喘着粗气坐下,只感觉心中的怒火往上冒:“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说啊!”“主子……”

“都滚出去,滚!”几息的时间内房间里的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只剩下洛图一人呆在房中,“你是我朋友,过命的交情,当时若不是你,我……既然你对我有恩,我洛图也不是知恩不报之人,而我与青云天音也有不共戴天之仇……冀言,从今天开始,所有和正道门派有关的全部给我撤了!派人给鬼王送信,不日我会前去拜访。”

“叔叔,你可有什么办法?”洛图站在石室外看着跪在石床旁边握住碧瑶的手一动不动的张小凡叹了口气看向一旁奇怪的男人。男人摇了摇头看着没吃没喝好几日的张小凡也是叹了口气说到:“有。但是,有可以说是没有。”

“但说无妨,她毕竟救过我,这一次算我还她。再者,小凡也是我们唯一剩下的几人了,能帮一把就帮吧,就当补偿我当日……”洛图摇了摇头没有说下去。“怎地想起了想帮他们。”“呵……”洛图再看了一眼石室内的两人伸手关上了门,“就当是我看上他的能力了吧。”不耐烦的摆摆手,男人向着黑暗中走去:“随你。十日后让人来我这里取你的药,你好几日没吃,我要重新开些给你。”洛图看着男人慢慢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露出多天以来第一个微笑:“多谢叔叔。”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