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首音乐。

随笔写下所思所想,
我只是想记录我的生活和人生历程

TO HS

诛仙 于行 九 千里同路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式微。”洛图坐在黑暗的房间里猛然间听见身后传来张小凡的声音,不由点亮蜡烛转身看向他。“怎么,宗主又要我帮什么忙吗,这么着急来见我。”

十年以来张小凡也是鲜少和其他人来往,就连是洛图也不例外,一有时间就往青云山跑。所以看到张小凡来这个他一年都不会来几次的地方找他,不用说,肯定是鬼王又有什么事要找他了。

“近日,天下间纷纷传闻,说道西方大沼泽之内,近日忽有异光冲天,数日不止,恐有惊世异宝将要出世。宗主认为是黄鸟要出世了。  ”张小凡也没有反驳什么只是走进屋子看着快半年没见到过的洛图。说实话,这些年来洛图像是把所以本性都表现出来了一样,最开始让认识他多年的张小凡也颇为惊讶。

“黄鸟……是了,其中一个出来,其他的也会随之而来。”从茶桌旁站起,洛图从取了床上的黑色绣金白狐绒大衣往身上一裹就随着张小凡离开。“确定是什么时候没有,我不想再跑一趟。”顺着狐歧山地宫里弯弯曲曲的黝黑通道往前走,凭着修道之人的敏锐视力这点小事还不会放在眼中,更何况石壁上还有镶嵌着的夜明珠。

张小凡一直往前走手中拿着那根从来不会离手的烧火棍头也不回的说到:“就在死亡沼泽中大王村正东方的天帝宝库。”“天帝宝库……怎么会是那种地方。”洛图喃喃自语地邹起眉停下引得走在前面的张小凡也停下来不解的看着他,仿佛没明白洛图出于什么原因有些惧怕。

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抬起头,看到张小凡的神色洛图意识到他或许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呼……没什么,我是说,我只是想到一些事,现在不是很方便和你……”“不用介意。”张小凡淡漠的打断洛图的解释,洛图只有苦笑两声。要是你在十多年内都是这样的待遇你也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洛图慢吞吞的看了一眼被切割得不规则的石壁转头看着张小凡,“我想,这应该告诉你,但我并不保证万宗主会希望我们在这里说。”“……或许。”在洛图的示意下张小凡看了眼四周的黑暗没露出什么表情就直接走向鬼王呆着的石室。洛图无奈的摇摇头跟上张小凡的脚步。

“你们来了。”看着走进的两人鬼王的脸上自然的带上了笑容,“坐吧,前段时间辛苦你们了。”“不敢,图也不过是受人钱财与人办事罢了,何对得起宗主这番。”

也不知是为何,洛图在看见鬼王的一瞬间就收起了以往略带嘲讽冰冷的微笑,露出这十年来只手可数的温雅笑容。“哈哈哈哈,有何当不得。”鬼王哈哈大笑一点没把洛图当外人,洛图也是微微額首然后就把话题转到这次西方的事情上来,“不多说了,这次找你们来是有事让你们去替我办。关于西方沼泽的异动还有正道那边的动作。”

感觉到身后不远处的人一下子滞涩般的气息,洛图在心里叹了口气接上正笑眯眯装作不知道的老狐狸的话:“关于这个堂下最近也常常来报。近来的动作……确实大了些。”鬼王笑了笑把手边的一卷卷轴递给洛图:“没办法,因为其他几宗对我们鬼王宗目前的统领地位虎视眈眈啊。”

没有反驳鬼王自说自话的顺便把他也归到鬼王宗里,毕竟在当年做出决定后他也确实没什么可以往外摘的了。“果然是。”看了卷轴洛图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是真真实实的无奈。“哦?怎么说。”

看着鬼王几乎可以说是非常感兴趣的表情洛图也只好无奈的说了出来,这里不用担心什么偷听之类的事,“据家传密宝……啊,抱歉,这个不能说……恩,家传密宝上的记载,天帝宝库附近有一样与我洛家有关的东西,每个去了哪的族长都会留下些什么,所以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要去看看。”

鬼王沉思般的撑着头半晌才开口:“无妨,你自去便是,其他的事你不用管太多,我让你一起去也是有想让你去找鬼医的想法,你也不用有什么歉意。”“多谢宗主体谅,图万分感激。”再絮叨了一会洛图就离开了鬼王的房间往着地宫出口慢慢走去心中一边盘算。

黄鸟这次看来是势在必得,用以前的方法就可以解决与鬼王的协定,倒是鬼王的任务可是不怎么好办。“已经可以了吗。”正在思考问题的洛图迟钝的发现张小凡已经站在旁边看着他很久了。

有些疲惫的地揉了揉额角这才看向他:“这就走吧,从这里过去也要几天的时间,早些去或许能减少些麻烦。”张小凡不可置否直接御起被众人称为噬魂棒都烧火棍往西方沼泽飞去。洛图见状也紧跟着御起洛书随着张小凡往西边一直被当做背景板的野狗道人也默默跟上。路上洛图看着张小凡的背影露出一个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笑容。

他和这人是怎么变成现在这种相处的方式的?或许是在一次次走进冰室或是更久的时候?他,没有答案。“怎么了。”前面张小凡停下看向一直笑得很奇怪的洛图。“不,没什么,一些小事而已。”露出多年来习惯了的笑容在张小凡不易察觉地微微皱眉中洛图一反常态率先而行,张小凡不明所以也只得跟上。

反正现在他们之间的那层隔膜还没去除,就保持原样好了,这对两人都有益处,至少可以思考一下现在的这种奇怪的状态。

“这么说来,我们要先去一趟大王村?”洛图看了眼默默无声的张小凡,也就是现在的鬼厉毫不在意的问道。鬼厉点了点头:“需要了解一些东西。”

话不多说,三人御宝来的大王村之后发现这里确实如传闻一样荒凉并且落后。当然这是指这里没有客栈。“所以——我们到这里最重要的,至少是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可以住下的地方,在我们了解真实情况之前。”洛图摇着扇子——这是他这几年来养成的习惯——看着面露不满的野狗道人笑了起来:“或许你想尝试一下居住野外?我是不会介意的。”看到野狗道人黑了的脸色,洛图好心的放过了他。


…………


正在此时,忽听到前方大街上传来一阵吆喝声音,有人大声道:“预知五十年前程,能断三百年运势,铁口神相,笔判阴阳,欲知后来日子,且来看上一相!” 洛图愣了一下忽的笑了开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真是……” 洛图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脸看向鬼厉:“怎么样,去看看吗?”鬼厉听到洛图的声音怔了一下,然后向那声音处看去。

只见大街边上,摆着一张破旧木桌,旁边插着一根竹竿,上面挂着一块帆布,写着“仙人指路”四字。竹竿之侧,一个气度不凡的老者朗声喊话,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而在他旁边,有个昏昏欲睡的年轻女子,容貌生得颇为俏丽,此刻趴在桌子边上,一脸无奈的表情。 

就在洛图三人准备上前的时候从旁边来了一个人,洛图看见他脸上的笑容立刻拉了下来,“秦无炎。他也来这里了。”这时一旁的鬼厉忽然插话,“你不喜欢他。”“哼,”洛图冷笑一声满脸是不屑的意思,“不喜欢?恐怕是没人敢喜欢吧。”

正巧这时听到秦无炎问小环‘朋友’鬼厉的运势如何,鬼厉也就不停留在原地向着卦摊走去,拿过白纸写下了‘鬼厉’两个大字。洛图见状也带着野狗道人往那边走去却听到小环的询问声:“这位客官,你要问什么?”小环说这话的时候洛图正好走到了卦摊旁边,挑起了眉看着秦无炎,手中的扇子似是无意的遮住了小半张脸:“无炎兄,近来可好。许久不见,图很是想念啊。”秦无炎也是习惯了洛图说话的语气一脸自然的向洛图打招呼,就像是真正的兄弟一样:“洛兄,真是难得,没想到能在这穷乡僻壤见到你。”

“好说,好说。我想无炎兄和在下应该是同一个目的吧,不然如何会来这种地方?”秦无炎笑了笑,苍白的脸色让他看起来有些病弱:“想必这在场的诸位都是一样,洛兄何必。”“哈哈,也是,在场的都是为了这宝物来的。”洛图看着秦无炎无比自然的笑容微微垂下的眼里闪过一抹飞快的厌恶,“只是可惜,在下这次怕是见不到这瑰宝了,在下来此另有原因。”秦无炎也不多问只是淡淡的说了声:“原来如此。”

那边小环此时反问鬼厉明明不信鬼神何必问她,却见秦无炎带着笑容插了进去:“上古时候,天煞明王开天辟地,幽明圣母创万物生灵,乃是恒久确实之事,如何能够不信?” 秦无炎说着这话眼角却看着鬼厉仿佛质问什么一般。在他身后,大街之上无形的压力,随著他转首之间,忽尔高涨。 

鬼厉缓缓转身,面对著他,秦无炎也同时转过身来。两个年轻人,在这个简陋的大街之上,冷冷对视。洛图冷冷的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垂手站在一边好像确定两人不会打起来。

四周一片寂静,周一仙突然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一阵晕眩,连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有些紧张起来。他偷偷向四周张望,片刻后便发现许多看去与这里毫无关系的人,或倾听,或偷瞄,有些更是干脆直接注目此处,而手中更是拿住了法宝,颇有随时要放手大杀一场的架势。 

鬼厉的瞳孔微微收缩,声音也变得有些低沉,道:“毒公子?” 秦无炎此刻面上的微笑也渐渐消失,有凝重之色,但声音依然平稳,道:“血公子!” 听到秦无炎如此称呼鬼厉,洛图慢慢地眯起了眼睛,垂下的手里似乎已经握住了什么,蓄势待发。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