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首音乐。

随笔写下所思所想,
我只是想记录我的生活和人生历程

TO HS

诛仙 于行 十 何处寻人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啪!” 忽地,一声低沉的声音在场中突然响起,大街之上两股暗中紧张对峙的人群陡然惊悚,原本紧绷的场面在那片无声之中却仿佛一声锐啸一般,险险的就要爆发。这下就连鬼厉和秦无炎仍保持平静的面容之上也出现了些许波动,他们的眼角也仿佛微微抽搐了一下。 

然后一个微带惊慌、尴尬的声音,在场中响了起来:“没、没事,我、我不是故意……” 众人望去,却是周一仙紧张之下,失手把刚才收的银子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小环额头见汗,怒目瞪了他一眼,周一仙面上一红,讪讪然说不出话来。 

便在这个时候,秦无炎忽地一笑,道:“鬼厉兄,小弟早就仰慕你的大名,今日终于有幸见上一面,真是三生有幸!” 他这一笑,立刻就把在场紧张的气氛缓解了许多,周一仙几乎立刻感觉出来,原本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压抑过来的无形压力,随著他的一笑,也开始慢慢退却。 

鬼厉虽然没有笑,但面上神色却也缓和下来,在他们二人心间,也许都知道,如今毕竟不是他们争斗的时候。 也就随势微微一額首表示了他的意思: “秦兄过奖了。” 

秦无炎仿佛刚才那一阵对峙根本不存在一般,微笑道:“有鬼厉兄大驾到此,想必死泽之内那份异宝,必定逃不出兄之手心了。况且还有洛兄这般奇人在此。”说着就摇了摇头似乎是对这次探宝无望而叹息。 听到秦无炎的话鬼厉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直看着秦无炎的表情,半晌鬼厉才深深望了他一眼,忽然道:“天下之大,鬼厉乃末流之人。这事物若是毒神前辈想要,只要他老人家开口,必定无人敢抢的。” 

秦无炎脸色微变,立刻道:“家师早已不问世事,再说若有所属,也该是经营此地的长生堂玉阳子前辈才是。” 鬼厉望著他像是在判断他的话的真伪,然后缓缓点头,道:“秦兄说的甚是。” 说着他二人对望一眼,忽然都笑了一下。秦无炎双手一拱,转过身子,负手而去,看他身影飘然潇洒,若不知他身分的,只怕多以为是个俗世翩翩公子。 

随著他的身影越走越远,原本热闹的大街之上,刚才还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间走的走,散的散,片刻间已消失了一半。鬼厉缓缓转过头来,目光落到了站在一旁的小环身上,小环明亮的眼却丝毫没有畏惧神色,迎视著他。 鬼厉缓缓地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你长大了。”说着便转身离去。

小环痴望着鬼厉离开的背影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眼神略带迷茫。洛图见状也就没有出声反而从怀里拿出一锭十两的银子放到正惊恐的看着他的周一仙手里——显然,他认出他来了——看着小环望着鬼厉孤独背影的样子笑了笑摇着扇子随着鬼厉离开的方向走了。

走了很远,几乎已经看不到爷孙俩人的卦摊之后洛图看着望着死亡沼泽阴沉天空的鬼厉说到:“怎么,怀念了?”鬼厉回过神来淡淡的看了一眼洛图,道:“不,没有。只是许久不见一时感触罢了。”听到这话洛图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笑了一下看向远处笼罩在雾气中模糊不清的高山:“或许。”

气氛一时间沉默了下来,直到小灰‘叽叽’地叫着拿着一串糖衣厚重的糖葫芦爬到鬼厉肩上。鬼厉看了小灰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摸了摸它被鬼厉喂养得油光水滑的皮毛。鬼厉看着小灰随手把啃完了的糖葫芦扔掉才把视线转到一旁,在经过洛图的时候顿了一下然后就转开:“现在就过去吗?”“你自己安排吧,宗主让我先去找鬼医,之后和你会和。”说着洛图笑了一下,“反正最后的交易还是和宗主进行,这么早就看到会是种折磨的,至少给我留点幻想。”

“我知道了。”说着御起噬魂棒在天空划过一道红芒往着东北离开,一直努力减少自己存在感的野狗道人见到也忙御起他那个野狗獠牙一样的法宝跟着往东北飞去。“……或许,这次会有意外收获?”说着就拿出一只毛笔一样的东西,只是不同于其他毛笔的,这只上面有着一只奇怪眼睛。洛图笑着看了看毛笔随手就往天上一扔,毛笔随风而长,直到可以站下两三个人为止。一跃而上,掐动法决,毛笔在天空划过一道像是蓝色的光芒向着正北方急速飞去看起来比其他人快了一线不止。

飞行了约莫半个时辰,不远的前方出现了一片树林带着毒性的白雾,洛图从天空降了下来。随手把毛笔放在腰间方便拿的位置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药瓶。倒出一颗看起来像是毒药的药丸洛图沉默了半晌才像是就义般的把药丸一口吞下。长长的出了口气,洛图没有任何防备的走进树林,穿行了许久洛图只觉得眼前一亮,就来到了一个水谭旁。此处正是鬼医研究药物的地方,也算是他的住处。

沿着水谭边上形成一个圆形的木桥走到水谭上唯一的一棵树旁,还没等走近木门,洛图就听见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树内传来:“有何事?”“鬼叔。”洛图没有回答反而喊了一声,只听树内的声音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传来,“你也是为了那异宝而来?何必找我。”洛图摇着手中的扇子笑着摇头:“叔叔却是猜错了,晚辈此番前来是为了另外一事。”“哦?……”

……


取药一事很是顺利,洛图只是吃下了一枚鬼医才研究出来的丹药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至于这东西是什么,鬼医只说是不会让他死就是了,同样就表明他也不了解这药的药效。也就是说,洛图成了试药人。“希望别太难熬,我还不希望没等异宝出世就先败退,”洛图摇了摇头,“那真是太可惜了。”

死泽其实离鬼医的住处到大王村差不多的路程,只是更为艰险。外加上洛图为了防止出些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同样的路程花费了接近两倍的时间,两个多时辰后洛图才踏上死亡沼泽的入口。

花了些时间辨明方向洛图这才抬脚往死亡沼泽里走去,刚才下了一场大雨,沼泽中正弥漫着雾气稍微不慎,洛图便走叉了方向,在一片白茫茫之中也找不到刚才的道路了。“唉,”洛图晃了晃扇子叹了口气:“没留下标记,让我怎么找。”看了看模糊的景色洛图也不白费力气找路,免得引起其他什么人的注意,以他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要遇上了,他也非死即残。

因为从进入沼泽大概一柱香的时间他吃下的药就开始发挥作用了,此时虽说不上全身无力但也是手脚酥软,如果不是洛图咬牙坚持他一放松恐怕就会晕过去。只是洛图不知道鬼医给他这枚药丸是知道他不会去寻宝才让他吃下,要是让鬼医知道现在的情况说不定会多懊恼。

“随便选一个吧。”随便找了个方向洛图就往前走去,殊不知他走的方向和鬼厉他们差了十万八千里,完全不在一条线上。走了大约一个时辰,洛图看见不远处有人驻扎,约有几十个。考虑了一下洛图还是决定过去看看,走了这么久他已经精疲力竭了。“什么人?!”还未到驻扎地,靠近洛图的人就一跃而起同时手中拿起了法宝戒备的看着隐约的人影。

“在下只是一个路人。”缓缓地走出浓雾,洛图对着警惕的看着他的几人一抱拳微微弯腰,道:“来时与朋友失散,还望各位道长收留一会儿。”或许是看洛图并不像是魔教中人,脸色也有些苍白,身上更是沾染了一些污泥。这番有些狼狈的模样让几人觉得并无大碍,然而一切都以小心为主,几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跑进驻地向这次领头的人汇报,等他来定夺。

说来也巧,这些人正是几个正派魁首的精英弟子,带队的人洛图也都认识,除了焚香谷的几个之外就是青云门的曾书书是洛图最为熟悉的。

不多时那个去禀报的人就回到了几人身边对着看起来是队长的弟子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看见那人点了点头往前走了几步对着洛图就是一礼说道:“先生,我们师兄有请。”洛图笑着道了声谢就随着一人走进了营地。

不过十几米的距离洛图就进入了中心,里面此次的几个决议者正聚在一起商讨什么事情。看见洛图来了就纷纷站起来见礼。“在下冒昧打扰,实在是于心不安。还请各位见谅。”洛图疲惫的笑了笑,保持着一如往常的神态。“先生客气,我们不过也是暂时居住,何来打扰?先生安心住下便是。”萧逸才代替其余众人回答洛图,然后让人带着洛图去休息,他们还有些事情需要‘探讨’。洛图微微一笑,道:“多谢。”然后随着一个弟子离开。

“书书,怎么了?”萧逸才转过头正准备说什么但是突然看见曾书书脸色奇怪不由得发问道。“师兄……”曾书书摇摇头再看了一眼洛图离开的方向:“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原来如此。”萧逸才点点头没有再追问,只有曾书书一人一直看着洛图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猛地曾书书一拍手引得其他几人看了过来:“啊!我想起来了。”萧逸才皱眉:“怎么,你想起什么了?”

“洛图,他是洛图。没错,我记得他。”曾书书肯定的点头:“师兄你还记得,当年我还有齐昊师兄四人下山吗?”曾书书看到萧逸才点头好像想到些什么然后才继续道:“他就是当年我说的那个小凡的村人。”

“什么?!”其余几人大惊失色,有这个‘友人’在,那鬼厉一定相聚不远。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完>

评论